【性别观察】艾玛・克鲁尼的联合国演说迎战 ISIS,为何人们





当人权律师艾玛・克鲁尼站上联合国讲台呼吁对 ISIS 展开法律制裁,人们为何只注意她的孕肚?

【性别观察】艾玛・克鲁尼的联合国演说迎战 ISIS,为何人们
图片来源:Kena Betancur/AFP/Getty Images

上週四,国际人权律师艾玛・克鲁尼(Amal Clooney)在联合国纽约总部,呼吁会员国和伊拉克对 ISIS 的罪行立刻採取调查,包括种族大屠杀、强暴和绑架等。

她面色凝重地走上讲台,沉痛地说:

艾玛・克鲁尼,全球顶尖的人权/国际法律师之一,曾经为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、以及乌克兰前总统辩护,也是一名社会运动者。从2014年开始,她与乔治克隆尼的婚姻让她成为各类媒体镜头追逐的对象。

这次,镜头追着她来到了纽约的联合国总部。

艾玛・克鲁尼与她的委託人——曾受 ISIS 军人轮暴的雅兹迪族少女纳迪亚・穆拉德(Nadia Murad)[注一],一起来到联合国请愿,目的是敦促各国採取下一步行动。


过去半年,她们成功游说了以英国为首的国家作成调查 ISIS 犯行的安理会决议,但仍在等待伊拉克政府向联合国发出正式信函,让安理会投票对伊拉克境内的 ISIS 展开调查。

六个月过去了,伊拉克虽声称支持,却仍毫无作为。时间分秒流逝,许多时机错过便不再有。艾玛心急,她再次站上联合国的讲台,透过一场有力演说,让世界猛然从川普的荒诞新闻里回神,直视人类史上最迫切的人权危机之一。

不过,许多媒体显然把焦点放在其他地方,例如艾玛的孕肚、或她的穿着。他们的头条报导标题是这样下的:

当媒体把镜头对準艾玛・克鲁尼的肚腹时,他们忘了,纳迪亚・穆拉德就坐在距离艾玛・克鲁尼三公尺不到的台下。一个少女和一整个种族被灭绝的悲痛现实、一位人权律师的沉痛呼吁,抵不过那微微隆起的肚子获得的媒体关注。

【性别观察】艾玛・克鲁尼的联合国演说迎战 ISIS,为何人们

闯入公众视野的孕肚?

事实上,早前你若实际看过演讲影片,压根不会注意到她那洋装底下微微隆起的肚腹——除非你刻意盯着她的肚子看。一方面是隆起实在太不明显了,二方面是艾玛极富感染力的演说,早已攫取你所有注意。

既然如此,媒体为何会说艾玛在「炫耀」?彷彿她穿了一件奇异无比的露肚洋装走入联合国会场。

或许是在他们眼中也相去不远了。媒体没说出口的潜台词是:怀孕可以,但联合国会议上请把妳的孕肚藏好,别穿凸显肚子的黄色。


联合国,现代公共领域的圣殿。在女性已能当总统或首相的今日,步入其中早已稀鬆平常。然而,这个貌似欢迎任何人的「公共」领域,却暗藏歪斜的性别意识。

美国女性主义学者南西・佛雷瑟(Nancy Fraser)在检视社会学家哈伯马斯(Habermas)的「公共领域」(public sphere)概念时,曾经敏锐指出:「公共领域的主角是公民,而西方传统的公民形象,则与男性划上等号」。女性想要在公共领域出头、想被认真对待,往往必须藏好自己的阴性特质,妳必须穿着去除阴性气质的服装,隐藏女性的身体特质,甚至必须表现得比男人更强硬。

于是,当艾玛・克鲁尼毫不在意,穿着美丽洋装、挺着孕肚走入公共领域圣殿时,媒体大惊小怪的反应,便折射出人们望向联合国的性别框架与视角——我们并不习惯女性一边展现阴性气质、一边为公共议题严肃发言。她要不必须是赏心悦目的花瓶,要不就得以阳刚气息武装自己。

关于公共领域内的女体,我们评论得太多、讨论得太少

话又说回来,难道我们一旦进入公共领域,就应该对女性的身体闭口不提?

不,也不该是这样。

女性主义主张「身体即政治」,如艾丽丝・杨(Iris. M. Young)说:「没有任何社会实践或行动,应该被视为不适当而排除于公共讨論、表达或集体的选择」。当艾玛・克鲁尼腆着肚子在联合国会议里现身,我们大可讨论:会议的设计是否对孕妇友善?有无考量孕妇的潜在需求?例如,当她演说完毕,是否可以不必缩着肚子一边碰撞一边穿越其他坐着的与会人员,可以放鬆一点地抵达自己座位?

我们并非主张「听她说话就好、别看她的身材」,相反地,我们主张:在公共领域让女体自在现身是重要的、深入检视媒体对女体的评论,是否出于厌女意识形态(嘲讽与贬抑女体),是同等重要的。

【性别观察】艾玛・克鲁尼的联合国演说迎战 ISIS,为何人们

是以,关注艾玛的孕肚与衣着根本不是个问题,有问题的地方在于——媒体如何谈论她的身体?相较于她的言论,为何只在意她的身材外型?对她外貌不成比例的关注,是否稀释了她言说的正当性?在一个健康的社会,一个怀孕的大律师(barrister)在联合国挺身而出迎战伊斯兰国时,为何无法获得多一些尊重、少一些揶揄?

她已是重要的国际人权运动者,一位拥有资源的公众人物,媒体尚且如此对待,更何况日常生活里的一般女性。

我们需要女性主义,因为人们需要活在一个对女性更友善的社会,一个对女性的身体没有贬抑与恶意的社会,一个正义的社会。当 ISIS 对雅兹迪族少女的身体施加暴行,当她们翻越死亡的山岭、千里迢迢来到联合国请愿,至少可以在这里展现出最大善意——告诉她们,女性的身体在这个世界仍是受尊重的、不被贬抑的。我们很遗憾,某些西方媒体以揶揄艾玛的孕肚做出恶劣示範,但第一时间也有许多评论家为艾玛、为纳迪亚挺身而出:性别平等的路还长着,不论妳自哪来,我们一起把路走完。

--

艾玛・克鲁尼的联合国演说全文稿
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为您推荐